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仇前世人怨今生-(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2:19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一个人走夜路,不知道是多少次了....而我每次,都会听到一个陌生女子再叫我的名字...我不敢回头,不敢答应,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为什么要说习惯了?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故事的复仇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桃桃,等等我!”我有些慌乱地追着前面一身桃粉色衣衫的小女孩儿。她是我最好的闺蜜,全村我们两个干什么都在一起,吃饭,睡觉,罚站,学习。老师和爸妈都叫我们:“合二为一”。确实如此,我们之间无话不谈,经常一起到山里摘野果吃,可是这一次。。。。。

我慌乱地跟着前方隐隐约约的粉色残影,生怕她出事。终于,她停下了,确切的说,是呆在了那里。“小蝶别过来!”桃桃声音打着颤,极其微弱地跟我说,似乎十分害怕。“怎么了?”桃桃一向大胆,怎么今天这么害怕了,我担心地跑了过去,看到眼前的一幕,我也直直地呆在了哪里。怎么说眼前的景象呢?是一个发黑空洞的尸体,身上白色驱虫蠕动着,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桃桃的腿,嘴上的獠牙如同钩子一样一张一合。“桃桃咱们快走!”不由分说,我一把拉起桃桃就跑,硬生生地扯断了尸体的胳膊。

到了村子里面,我们一五一十地把整件事情告诉了桃桃的父母,他们听后大吃一惊,说是被恶鬼缠上了,叫我们这几天不要出门。紧接着桃桃就生了一场大病,总是冒虚汗,咳嗽,可是她的父母总不让桃桃出门,我很担心想找桃桃,但是父母一直拦着。

一天,我听到我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只见桃桃雪白的脸,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桃桃,你没事了?我好担心你!”说着我就哭着跑了过去,被桃桃一把掐住脖子。‘“咳....咳咳....桃...桃桃....我是小蝶....你怎么...了...”桃桃眼睛变得煞白,没有一丝黑色和灵气,整个脸变成了黑白色,黑色的线条般的脸皮上,一条条白色大蛆虫爬来爬去。 不知怎么,我接下来喊得不是父母,而是“桃桃救我!”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小女孩如同鬼魅般跑了过来,这人不是桃桃又是谁?

“桃....桃....”我吃力地喊着,只见桃桃一身寿衣,雪白的脸上不停地留着鲜血,手上凝聚了一团白色的气流,朝这个黑色尸体打了过去。黑尸松开了我的脖子,我很快晕了过去。

睡梦中,只听见桃桃不停地喊着:“小蝶,快跑,快跑。”我如同着了魔一样,猛地坐了起来,不顾一切地朝门外的黑暗跑了过去,不知道是黑暗吞没了我,还是桃桃抱住了我........桃桃?

翌日。我猛地坐起来,脑海中的记忆如同针刺般让我头痛欲裂。“桃桃,桃桃呢?!”我疯了一般跑到桃桃家,只见遍地白纸,一席草席上铺了一层白布......据说桃桃昨晚就死了,死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白,全部都是黑色的干尸......“黑色的.....黑..”我推开她们,抱着桃桃的尸体痛哭起来,小小年纪的我为何有如此的感触.....为何让我经历这么多!我心中,只剩下那连连不断的恨意。

不久,村长请来了一名道士驱鬼,我似乎听到了桃桃惨叫的声音.....他们都怕桃桃怨气太深。。。。

等我7岁的时候,村长建议我离开村子到城里去,说我也看到了黑尸,怕我也会出事。呵...不就是因为我和桃桃是好朋友,怕我拖累他们吗?我的父母死活不同意,过了一个月,我听到屋里有父母的惨叫声,我连忙跑了过去,只见爸妈脸色发青,嘴里不断吐着黑血......

村里人说我是个灾星,是我害死了自己的父母。而我才察觉到,有人在我家的井里面下了毒。

村里人把我父母的尸体扔到我弱小的身体上,给了我一些干粮打法我走。我狠狠地甩开干粮,眼里没有一丝眼泪,拖着父母的尸体就走。

跌倒

爬起

跌倒

爬起

我就这么不穷无尽地折磨我幼小的心灵,心里只有恨.....为什么老天这么对我们,为什么要我这么小的年纪就要经历这么多!我疯狂地扒开一个坑洞,知道手指迸裂,血连同黑黑的泥土一起混淆起来,我的手撕裂般的疼痛,我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因为心里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什么更苦。

而我,安葬自己父母之后,连滚带爬地就到了一个地窖里面,也许是我命不该绝,我被一个好心的老人发现了,他收留了我,还让我上学。可是好景不长,老人在我17岁的时候去世了,就这么10年,让我再一次地承受了撕心裂肺的痛苦。这一次,眼泪带着血一起滑落....而我发现,噩梦并没有结束.....那个黑尸让我看到了....凡人所不能看到的东西.....鬼。

从此·,学校里,家里,工作的时候,我都能听到那恐怖的鸣叫,不时地看到一张张血染的脸,白灰色的眼珠,腐臭的尸体,连同灰枯枯的头发,崩裂的嘴角.....而我的内心,似乎越来越脆弱。经不起一丝波澜.........

我恨

我怨

而我明白,现在的我,只是经受那无穷无尽痛苦的傀儡罢了。每天晚上都受到魔音贯耳,可我从未放弃活着的希望。为什么?因为我好恨,黑尸,村长,他们似乎都活在我无穷无尽的梦魇里面,下一秒,就是尖叫。

一个人平淡地走在夜路上,活着,或是死去.....

声音越来越近,我似乎被那只手蒙住了眼睛。我要.....死了吗?我猛地转过身,鼻尖紧贴那张惨白的空洞的......鬼面具?我疑惑地一把摘下那人的面具。“真不好玩,就这么被你看穿了。”原来是李枫,他是个职业演员,平常都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永远一副长不大的孩子模样,不过外表的成熟往往让人产生错觉。

“你干什么?”我没好气地问道,虽然他长得还算帅,不过我对他没有一丝好感。“逗逗你咯,天天一副木头脸的鬼样子,让人毛骨悚然,哪一天你把剧组的人吓死了怎么办啊?”我当即一个暴栗打了过去,警告道:“别再跟着我!否则后果自负。”“怎么,还能遇到鬼么?”“是啊,如果你怕遇到鬼就赶紧回家,小屁孩儿。”我一脸无语地走进小巷子,可瞬间定住了......

未完待续

---- 作者寄语:第一个恐怖版连环计小说,希望喜欢哦

湖南LNG储罐价格特种行业专注生产制造

甘肃排烟风机箱厂家厨房排烟风机箱CCCF认证消防风机

破碎光伏组件回收长春二手旧光伏板回收公司

襄阳CPVC电力管如何进行熔接

四川省8吨道路清扫车处

强劲颚式破碎机烟台移动型矿山选矿鄂式破碎机价格

济宁CPVC电力管大弯头原料工艺要求

荷塘区厂房检测鉴定单位

益阳市代写投标书的公司

东莞清溪塑胶今日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