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梦百姓故事党晓飞爱心帮扶的故事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34:03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中国梦·百姓故事】党晓飞爱心帮扶的故事

【中国梦 百姓故事】党晓飞爱心帮扶的故事

2014-07-11 15:57:34 http://www.xzsnw.com 稿源:山南网 作者:

讲述人/党晓飞 整理人/次仁龙布

她是扎囊县中学一名普通的教师。她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十六年如一日,尽自己所能帮助需要帮助的孩子。

她用一颗平常的心和平凡的行动,做着崇高的事业,她自己却不觉得。不理解、委屈 没有阻止她继续前行的脚步。

她只说: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儿。

-----题记

本来不想接受你们的采访,但别人说接受一下采访说不定以后给孩子捐助的人会多一些。我是抱着这个愿望来接受采访的。

我家是农村的,小时候上学时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刚来西藏工作时,看到很多小孩比自己上学时的条件还差,总想尽自己所能他们一点。1998年毕业到刚毕业时,工资只有600--700元,住在夏天漏雨冬天漏风的老房子,生活经常捉襟见肘,但仍坚持每月拿出一些钱帮助孩子。

看到很多孩子没有备用的鞋子和袜子,大冬天洗完袜子和鞋子后直接湿的穿在脚上,心里感觉很不舒服,但是真的觉得一个人的能力实在是有限了。

2003年的时候我试着在网上发了一个信息,希望有能力的人可以来帮助身边的这些孩子。帖子得到了一个朋友的回应,并通过他得到了很多热心人士的帮助,募捐到了600多套过冬衣物和袜子等,并为附近的完小募捐了衣物200多套,为15名小学贫困生找到了帮扶对象。

当时衣物分发过程中发生了一些让人心酸的事情。当时分发衣物时没有人帮我,需要帮助的学生没有能拿到应拿的衣物,当时我特别的伤心。

2009年我研究生毕业回来后,接了新的班级。去上早读的时候,看见还有学生一件校服套着一件校服,没有厚衣服穿,缩在课桌后面。看到后还是很不忍心,最后在QQ群发了一个信息,得到了很多同学、老师和亲友的支持。也组建了现在的 雪域阳光助学小组 ,小组里的人全部都是认识的人,没有一个是大款,都是靠工资养家的人。

助学小组里有我的一个表姐和表妹,他们都是农村的。我弟弟原来是 格桑花 助学组织在山南的负责人,他在 格桑花 助学群里发了信息后,有一个人打电话表达了帮助10个学生的心愿,当时听着好高兴,能资助10个学生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很多了。但是对方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我们就拒绝了他。

现在参与资助的人全都是互相认识的,我每年都带毕业班,平时就比较忙,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花在资助资金整理和反馈上。我们把钱交班主任手里,班主任发完了钱后,和学生一起签收据。而后我拍好收据发在群里,算是给资助人答复,期末的时候每个得到资助的学生给资助人写封信,这算回馈。我们这个纯粹是信任资助。

我从毕业到现在一直坚持帮扶工作。16年来由我直接资助的学生就有50多人,资助资金达4万多元。那么多年资助的学生中,跟我联系的也没有几个。很多老师对我说学习好的学生,你帮了他,他也不会觉得你好,他会认为你帮他是应该的。但我来说不会介意这些,如果我是个介意这些的人话,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我觉得做事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

说实话,我捐助的学生毕业后联系的并不多,但见面了她们会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有一次我去桑耶,偶遇我曾经帮助过的一个学生,她在桑耶镇那边工作,她一看到我就跑过来拥抱我,我们十多年没见了,当时我感动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们资助的孩子都比较懂事儿,这让我很高兴。有一个小孩是孤儿,叫仁庆旺杰。现在在拉萨四中上高中。他上初中后是由我一直资助的。毕业聚会那天我没有去成,他专门跑到我家里给我献哈达,现在还经常打电话给我,说我是他的救星,帮他树立了自信,他一定好好学习。

今年毕业班里有两个学生是我资助的一个叫边巴次仁、一个叫白玛央金。

边巴次仁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我身体一直不好,每次上完课他总是搬自己的凳子让我坐。他初一时他爸爸去世了,家里有一个70多岁的奶奶和五个孩子。前几天,我们去了他家,条件很差。真心希望他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里的现状。

白玛央金也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周末时候经常到我家来问: 老师洗不洗衣服? 我给他说洗衣服有洗衣机,不用她帮忙洗,她就点点头走了。我小孩特别喜欢她,每次都让我多帮帮她。

我生病到拉萨看病回来时,发现我家墙上贴了很多加油鼓劲的字条,看了特别感动。

每年教师节的时候都会收到很多祝福的短信,看到这些我觉得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今年我又没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说实话不敢参加。因为参加一次哭一次。毕业前我找他们两个每人给了50元,祝他们中考成功。他们两个都很懂事,有多余的钱一定会拿给家人。

我其实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人,也很少跟同学来往。但现在因为资助困难生,我们联系很多。以前几乎没有说过话的同学也在联系。有两个是我的高中同学,但并不是一个班的,现在在资助5个孩子,但我确实都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了。

我晚上刚发出求助信息,第二天早上就接到了一个同学的电话,说要资助一个小孩,而且一次就寄了2000元。这是我收到的第一笔资金,而且也是那一次最多的。第二年开始她每年资助了5000元。

有一个同学在人民出版社工作,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已经发过来了43箱、3000多本书,多是适用于初中、小学生的书。

其实资助一个学生不需要很多钱,就像我妹妹说的一样: 资助一个学生不就少买一件衣服嘛!

现在想做善事的人其实很多,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平台。我们学校里也有很多捐助贫困学生的老师。

我希望把这个事儿坚持做下去。虽然帮助的学生不多,但我们会继续努力,让更多的孩子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海南微型无油真空泵

杭州模具蚀纹

南昌贵州货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