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宗良以民间资本拉动实体经济

发布时间:2021-02-22 16:52:47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宗良:以民间资本拉动实体经济

降准、降息等一列政策陆续出台,国家加大了宽松的力度和手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欧债危机、渐趋缓和的美国经济,身处世界经济纽带中的中国经济能否实现稳增长目标?带着一系列疑问,《经济》记者专访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宗良博士,他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分析揭开了政策表象之下的含义。  非对称降息缩小利差  《经济》:6月8日,央行公布调整存款和贷款利率,对称降息0.25个百分点,这次降息较以往有什么样的亮点?  宗良:其实这次降息实质就是非对称降息。一方面降了基准利率,同时又在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上面,调整了存款利率上限和贷款利率下限,实际上就是把存款利率的上限提高10%,贷款利率下限降低10%。这样就暗含着一个状况——利差减小,存款由于竞争的压力,利率肯定是朝着上限逼近;同时贷款利率针对一些优质的客户会有所下调,总体也会趋于下降。这样一来,既相当于非对称的降息,又向着利率市场化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经济》:考虑当前国家面临的经济形势,在三大需求减速的情况下,这次降息对于目前的市场会产生何种影响?效果能否达到预期?  宗良:在三大需求同时有一种减速趋势的背景下,鉴于外需很难控制,而内需中的消费是一个平稳增长的过程,这么一来要想实现稳增长的目标,适当扩大一点投资是必要的。这一次降息给市场释放一个很强的信号,就是中国将会采取措施稳定经济的增长,这样就会增强正面的市场预期,投资需求增加,对信贷需求也就水涨船高,形成良性的循环,同时成本又降了一点,总体上就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经济》:您觉得接下来的投资重心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  宗良:中小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保障性住房建设以及农田水利等相关领域。东、中、西部发展阶段不同,应进行差异化处理。东部转型压力更高,中西部转型的压力较小,可在稳定增长发挥更大的作用。  全球流动性都在放松  《经济》:前一阶段,存款准备金率有所下调,加上这次降息,接下来一段时间,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上会不会继续有一些动作呢?  宗良:目前由于经济超预期减速,各方面的政策应有所调整。财政政策通过结构性减税或者通过优化支出来实现,货币政策也应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通过公开市场业务可以调剂日常余缺,存款准备金调节市场的流动性,利率调整的作用就更大了。未来各类政策工具的宽松力度趋于增大。  《经济》:这是不是在全球流动性有所放松的背景下,中国的一种对策?  宗良:这个确实。欧债危机还在继续,预示着欧洲无论如何来操作,都会导致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美国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决定其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会增强,日本由于也面临巨大的压力,自然也要面临宽松,而新兴市场普遍降息,虽然发展很快,但也面临普遍的减速的态势。整体上看全球都在谋求适度宽松来稳增长。中国面临经济减速,也要主动及时有效地调整。中国经济在全球新增量中占很大比例,是拉动全球经济的重要力量,当然希望继续保持全球有利的地位。今年美国经济稍好一点,中美经济可能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欧元区应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  《经济》:希腊议会选举中,支持紧缩措施的新民主党得票率居第一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大大降低,您认为希腊包括整个欧元区会采取哪些措施来缓解危机?  宗良:欧洲一体化走到今天,经历几十年的摸索,对欧洲和全球都是利大于弊,不到万不得已,这个方向不会改变。光靠紧缩是走不下去的,必须坚持适度的增长,这个增长又必须以结构的深刻调整为基础。欧洲确实陷入了恶性的循环,税负越来越低,劳动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却保持了较高水平的生活方式,这是不可持续的,必须进行艰难的改革。比如说希腊,应该降福利、增税收、多劳动,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让失业的人重新就业。  《经济》: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危机也只是暂时解除,摆在欧元区面前的未来仍不确定,这会对中国的贸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宗良:面对潜在危机,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现在中国有关的债券基本上都已处理,但不排除有一些间接的客户关联,总体影响不大。但假如欧元区解体,还是会产生影响,比如说中欧的贸易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对欧洲的出口会趋于减少,同时经济条件越是不好,贸易摩擦也可能会加剧。另外,资本外流的风险也可能上升,欧洲不景气,会令中国经济下行的风险加大。从这一点上来看,这次降息有利于稳住中国经济。  《经济》:中国需要在哪些领域做好准备?是外贸出口方面吗?  宗良:出口方面采取的措施:一是要稳定出口的多元性,同时稳定人民币的基本汇率,避免我们的货币对全球的货币都升值。二是积极参与全球的治理,在合适的时候,对欧洲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施以援手。三是由于今后的贸易顺差会趋于减少,货币政策工具也会发生较大变化,在新的时期注意货币政策工具的搭配使用。  民间资本拉动实体经济  《经济》:银监会近期发布文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民间资本能够成为拉动实体经济的主导力量吗?  宗良:民间资本经过改革开放30年,已经积累一定的力量。在新的时期要在国有资本和外资发挥作用的基础上,有目的地引导民间资本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新的政策肯定也为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打下很好的基础,原来这个领域民间资本相对进入较少,现在开辟了一个途径。凡是国家比较理想的领域,都允许民间资本投资,推动转型。但也注意克服可能存在的不利影响,比如说民间借贷也需要合理、适度的监管。  《经济》:现在民间资本能否充分进入到各个领域,瓶颈是否依旧很多?  宗良:应该说法律条文中的限制是比较少,但在实际的操作和审批的过程中可能存在一些障碍,未来需要逐步改变。由于中国银行业的资本规模很大,短期来讲,民间资本也不可能一下子进入,有一个发展过程。

浩宇公考

浩宇教育

浩宇教育官网

浩宇教育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