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审计揭露的问题就是改革要啃的硬骨头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0:30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在中央各部门里,有权分配“农林水事物”财政专项资金的有114个处室,分布在9个部门的50个司局。当资金下达到地方后,有权分配的机构进一步膨胀,仅省一级,就有20个部门……

四川省简阳市将上级财政拨付的14.19亿元民生类专项资金挪用于工业园区建设;辽宁省补贴2.68亿元用于海外科技企业并购,但却被用于收购法国的14个葡萄酒庄园;中华医学会在160个学术会议中,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

这些细节来自审计署最近几天密集发布的中央财政管理和部门预算执行情况公告。中国社科院战略财经研究院院长高培勇等财政学专家认为,看似很个案的问题,却折射了财政领域诸多亟待改革的体制问题。

“农林水事物”专项资金散落在中央部门的100多个处室,背后就是专项转移支付的多头管理,效益低下;民生资金被挪用,投资到竞争性领域,说明政府的职能还没厘清;医药企业愿意赞助中华医学会,也正是看中了行业协会一脚跨政府,一脚跨市场的特性。

在今天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审计报告的现场,多位委员表示,审计已经揭开了问题的盖子,当务之急是,财政体制改革的步伐必须加快,政府职能还要进一步转变,否则只会屡审屡犯。

也有很多专家发现,今年的审计报告虽然不长,但却对很多违规问题进行了详细披露。那些被细致描述的问题背后,也正是当前财税体制改革要啃的硬骨头。

资金分配就是权力,谁都想参与

中央专项转移支付资金过多过滥的问题,一直为学界所诟病,到底有多不合理?透过“农林水事物”财政专项资金的庞大体系可以看出问题之所在。

据审计署调查,中央部门中,“农林水事物”财政专项资金有66个。除了资金分散、多头管理外,在资金从上往下划拨的过程中,效率极为低下。如广东省2013年分配的“晚造水稻种植保险保费补贴”1.16亿元,经县、市、省逐级审核,最长历时213天才到位。

高培勇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说,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的多头管理,就好比某个村子里养了一只鸡,村里人谁都想去喂一把米。大家争先恐后喂鸡,实际上是在追求财政资金的分配权。分配权的背后就是部门利益。但专项资金用得不合理出了问题,却没有追责机制。

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的设置重复,除了部门间对权力的追逐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政府部门间存在职能交叉。中央财经大学王雍君教授认为,要解决这一问题,还得从政府的简政放权出发,进一步让政府的事权与财权匹配。

经审计核实,在中央部门中,具有专项性质的转移支付明细项目有363项,其中“中央基建投资”1个明细专项又包含110个子项。

有的专项设置交叉重复,财政部管理的“国家水土保持重点建设工程补助”等6个专项与发展改革委管理的“水土保持专项资金”等6个专项重复。财政部管理的“农业科技推广示范”、“名优经济林”等21个专项,与发展改革委管理的“物流业调整和振兴”、“农产品冷链物流”等13个专项,在资金投向、补贴对象等方面存在交叉现象。

今年的审计工作报告还指出,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的审批链条长、信息沟通不畅,加之审核监管不到位,造成专项资金管理使用中问题较多。

在分配环节,超范围和超标准分配财政资金128亿多元;在申报和拨付环节,抽查的6个中央财政专项中有18亿多元被骗取套取;在使用环节,挤占挪用专项资金31亿多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彭森说,减少专项转移支付,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的要求,但是审计工作报告里还提及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清理力度不够大的问题,这暴露了我国财政体制中,财权和事权的关系没有理顺的问题。

中央部门所属行业协会亟待规范

2013年,在对中央部门预算执行情况进行审计时,审计署专门对一些部门所属的行业协会进行延伸审计,发现一些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

卫计委、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13个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共计29.75亿元,部分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1.49亿元。

卫计委所属中华医学会在2012年至2013年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以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为回报,以20万元至100万元价格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

中华医学会还未经批准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1965.04万元,将618个继续教育培训项目收入1.14亿元存放账外。

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将受卫计委委托收集的医院用药数据,出售给医药市场调研公司,2011年至2013年违规取得收入3527.1万元。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2013年在受住房城乡建设部委托进行绿色建筑标识评价过程中,未经批准违规收取参评单位评审费1418.55万元。

还有一些部门所属行业协会已经成为上级部门转嫁会议费、出国费、公车使用的载体。

在专家看来,这些行业协会和他们的上级部门并不是不知道相关的财经纪律,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此次审计署将行业协会的问题详细披露,就是释放中央政府更明确的简政放权的信号。

审计署有关负责人表示,2013年重点对中央部门所属单位和主管的社会团体进行审计,就是为了揭示了这些机构利用所在部门影响力和掌握的行业资源,通过违规收费、开展评比、举办培训等取得收入、管理不规范等问题。

审计署已经建议,相关部门要加强对下属二三级单位的管控,严格预算管理和严肃财经纪律。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认为,行业协会这样的二政府,一脚跨政府,一脚跨市场,很多时候代替政府行使职能,但却不被监督,这样的问题应该尽快解决。

财政资金为何投向竞争性领域

2013年,审计署对9个省本级和9个市本级的财政状况进行了抽查,发现这些地方,以各种名义向引资企业安排财政补贴1261.64亿元,其中超过70%投入了竞争性领域。

审计署有关负责人说,财政的钱应该更多用于民生或发挥引导作用,但这些资金既不能有效发挥财政投入的引导和支持作用,还影响市场公平。

辽宁省和大连市向大连海昌集团有限公司和锐阳(大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拨付的支持并购海外科技型企业补贴2.68亿元,实际用于收购法国的14个葡萄酒庄园。

王雍君说,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应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大量财政资金投向竞争性领域,不仅混淆政府与市场的界限,而且把有限的财政资金投向竞争性领域将减少对民生重点项目以及公共服务的投入。

审计署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审计将持续反映财政资金投向竞争性领域问题,促进逐步缩小财政资金直接投入竞争性领域的规模,确保财政资金更多地投向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

审计发现的另一类政府过度干预市场的案例是,各地为了招商引资出台了各种税收优惠政策。对9个省本级、9个市本级和18个县的审计发现,这些地方2013年正在执行的自定优惠政策有202项,包括返还税费、低价供地、无偿建设配套设施等。

有的招商引资政策一定程度上呈现出恶性竞争的趋势,竞相减免税费和土地出让收入,破坏了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对此,审计署有关负责人说,各地政府的招商引资应从提高政府服务水平、优化和完善市场环境等方面出发,而不是一味地减免税收。(记者 刘世昕 王亦君)

乌海工作服定制

泰安工服定制

朝阳定做西服

甘肃定制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