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绝命之旅之可怕的杀戮-(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3:59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回到屋里,阿精还在为南南忿忿不平,不停得数落着李维的不是。南南却心不在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会想起今天白天做的梦,总觉得这个梦似乎在向她暗示了什么,可是,自己却想不出来,还有梦中穿着喜服的林涵,自己为什么会梦到他呢?

南南按了按头,今天真的有点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什么也不要想了。南南劝了劝还在一边唧唧歪歪的阿精,两人便收拾收拾睡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南南又开始做梦了,还是这个屋子,也是这个床,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坐在床边,头上蒙着红盖头,静静的等着。

这时,门开了,从外边偷偷闯进来一个人,南南仔细一看,这个人就是潘伟,他穿着一身白衣,他怎么也在这。这时,他来到窗前,拉起新娘的手,要带她走,新娘突然拉下了红盖头,南南惊呆了,这不就是自己吗?为什么会这样?

这时,新娘开口说话了,“你别这样,我不能跟你走,我已经嫁给他了,我们之间结束了。”白衣男子却不松手,“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快就爱上他,你和他成亲只是交易,只是为了救你的家人,你一直喜欢我的,不是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怎么会说变就变。”

新娘流下了眼泪,“过去我也曾这样以为,可是,渐渐的我发现,我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心,原来我对他的才是爱,和你的只是兄妹之情。”

白衣男子却不肯放手,说什么也要带新娘走。这时,新郎闯了进来,他一把拉过了新娘子,手下也将白衣男子拉倒一边,新郎下令让人将白衣男子打死,新娘哭着求他放过白衣男子,新郎顿了顿,看了看满脸泪的新娘,便答应了,让手下将打的半死的白衣男子拉了出去,被拉走前,白衣男子恶狠狠的看着他们,他诅咒他们生生世世都不能在一起,他会阻碍他们永永远远。

新娘趴在新郎的怀里痛哭,新郎的眉心紧紧皱着,紧抿着嘴。

南南又醒了,醒了的她仍旧是满脸的泪,她躺在床上,还在想着那个梦,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会梦到这个故事呢?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那么痛呢?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谁呀?”南南问道。“是我,林涵,醒了吗?我们准备出去逛逛,你们也准备准备吧,大家一起出去安全。”“知道了,我们这就起来,稍等。”

南南起身便叫起了身边的阿精,两人收拾收拾吃了点东西便出来,大家看来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南南看了看林涵,又看了看潘伟,心里感觉很复杂,正巧两人也在看她,她急忙将目光移开。

胖阳可没注意到这尴尬的气氛,说道:“李维怎么还没出来,南南,你和阿精去看看吧,毕竟是女孩子,我不太方便。”

南南点了点头,便走到了李维的门口,可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回应,于是便大声喊着李维的名字,也没有人回答,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却什么也听不到。

南南回头告诉大家李维没反应,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撞开门看看,这毕竟是野外,别真有什么意外。

三个男生便开始撞门,撞了半天,门终于开了,里边的景象却吓了众人一跳。李维被吊在了房梁上,只有头和躯干,四肢的部位不停的留着血,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四肢在哪里。阿精和南南看到后吓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这个画面太血腥了,不过屋子里看起来并没有打斗过得痕迹。

“会~会是野兽吗?”阿精问道。“不会吧?要是野兽,屋里怎么一点都不乱,李维看到野兽也会大叫挣扎的,我们却什么声音也没听见。”胖阳分析道。

“可是她的四肢都不见了,就像被吃掉了一样。”

大家都陷入了沉思。胖阳组织大家一起去四周看看,找一找李维的四肢是不是被藏起来了。阿精和南南既不想去找,也不敢留在这里,不管是干什么都太恐怖了。

林涵走了过来,对南南说:“你们跟我走吧,别怕,我来保护你们。”

南南点了点头,和阿精互抱着胳膊,小心翼翼的跟着林涵。大家找了半天,却什么收获也没有,为了大家的安全,也就都没走太远。

“我们回家吧,太吓人了,回去咱么报警吧!”阿精怕的直哆嗦。

几个人合计一下都同意了,便各自回屋收拾行李。收拾好了行李,五个人在院子里集合,一起向停在林子外的车走去。

奇怪的是,之前来时进林子也就走了几十分钟就找到了那个村子,可是从村子里出来,却走了几个小时,还没走出林子。

“我们可能迷路了,按原路回去吧,不然一会儿天黑了会出危险的。”林涵建议到。

阿精蹲在地上开始哭,“怎么会这样,早知道不来了,我们会不会死呀?”

众人都沉默着,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命活下来。

“大家别沮丧了,咱们赶在天黑前先回村子吧,明天一早咱们再出来找找,今晚大家都在一起,别单独行动。”林涵说道。

大家都点头同意,转身向村子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林子里突然起了大雾,什么都看不见,南南拉紧了阿精,两人靠在一起,没有继续走。这时一只手碰到了阿精,阿精“啊!”的一声,“别怕是我。”听出了林涵的声音,两人才放下了心。

“你们没事吧?”“没事,可是他们在哪呢?”三个人开始在原地喊起了胖阳和潘伟。

这时,传来了胖阳的声音,说他没事,并且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突然,胖阳一声惨叫,之后便传来悉悉索索的的声音,三个人提高了警惕,试探着交了胖阳的名字,可是却没有回应。隐隐约约却传来了咀嚼食物的声音。

三个人靠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传来了潘伟的声音,四个人聚到了一起,没过多久雾也散了。

他们一抬头,便看到了吊在树上的胖阳,和李维一模一样,四肢都不见了,而且有血不断从四肢断口出流出。他的眼睛瞪的溜圆,里边充满了恐惧和不可思议。

新闻河北HDPE克拉管产品技术指标

深圳龙华电缆上门收购

东莞市代写标书哪家靠谱

无痛针灸培训嘉兴热门董氏针灸培训

平顶山PE梅花管产品规格型号

梁山现货水性漆中国好水漆

湖北扶手用面包管不锈钢面包管生产厂家异型管厂家

工程底盘混凝土湿喷机空压机液压湿喷机

建筑砂土装袋机沙土装袋打包一体机

工业污水处理设备成套污水处理设备黑水臭水污水处理设备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