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要蹭陌生人的网-(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7:59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刚放暑假,我回到了农村老家,已经半年没回去了。

临近村庄,我发现景象已大不同。沿途看见防止车子掉入水沟而设的围栏,我村的村名新标志,我家对面的新楼房。登上二层楼,望着满眼的绿色,心旷神怡。

吃饭时,我妈指着东方不远的房子,随口一句:“他家安网线了。”我当时不屑。

夜色来临,我玩着手机,越玩越急躁,没多少流量了!打开Wife钥匙,果然附近只有一个信号,而且很弱,网页都打不开。我只好打开门走了出去,凉风拂面,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路过两家,我来到了目的地。他家是个小型工厂,生产粉条的。据我妈说,可挣钱了,一年一千多的网费都舍得交。屋内亮着灯,他家人正在交谈,不过不知道说什么。

我在屋外的砖头上坐了下来,靠近房屋,毕竟距离越近越好。我轻易地就连上了网,然后开始测网速,还挺快。其实真有网了,却不知下什么了,电视剧综艺节目没几个能看的,还是下几个经典港片看看吧。下载中,让手机关屏待机,忽然发现楼上的灯已灭,我身处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实在有点恐怖。抬头望天,满天繁星,不见明月,竟生出夜色真美的感想。

一个黑影忽然在我的眼前掠过,不知所踪。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周围仔细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甚至本该出现的蚊子都没有。我想到以前看过的电影,默默地把手电筒关了。都说夏虫会被明亮的东西吸引,把隐翅虫之类的昆虫招来了可不好。此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像喘息,又不太像,我猛地转身打开灯,一个不小的土狗就在我的身后。我装作捡东西,这条狗才跑开,边跑边呲牙,果然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我一看电影已经下了两个,便生出回家的意图,不然狗又复返就糟了。打开手电筒照在路上,有些昏黄,有些不清,我小心翼翼地走着,前面是什么?弯弯曲曲的!我退后两步,看清是根树枝,才舒了口气,原来不是条蛇。就这短短几十步路,我竟然用了快十分钟。

回到家看着电影,我知道虽然如此,我还是会去连网的,没网的日子实在难熬。

去了几次,我才知道最可怕的不是黑暗带来的恐惧,而是碰到那家人。那次,不知姓名的他拿着手电筒照在我的脸上时,我相信我的表情十分精彩。不过,他看见了我的手机,便收了照在我脸上的手电筒。我汗颜,很快回了家。

再次去时,我正在玩着手机时,忽然我的右小腿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手电筒一照,清亮亮的液体,我右手顺势用树叶把液体擦了,一闻,腐败的气味,十分难闻。当即我就回了家,认真清洗。洗了好几遍,再闻小腿时,仿佛还有那难闻的气味,消失不掉。但我也没再洗,右小腿都搓红了。

两天后,右小腿有点痒,我一看,红红的一个小点。我挠了挠,没用多大劲,却生生地把上面一层皮挠掉了。我看着明显缺了一块的小腿皮肤,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醒过神来,想想并不严重,不是掉块皮吗?我直接拿家里备用的红霉素膏涂抹在患处就行了,也没当回事。

当天下午,痒开始转化为疼痛,我以为药膏起作用了。不过,看着伤口有红肿溃烂扩散的趋势,我暗叫不好,当即加大药量。当疼痛渐渐不能忍受时,我不得已去了镇上诊所。医生说:“怎么不来早些,现在非常严重了。”我说这叫什么,医生说是暗疮,厉害的那种。然后开了药膏和内服药,还说患处不能见水见阳光。好吧,只要能好就行。

过了两天,我右小腿的伤口仍不见好,甚至更严重。去镇上诊所,医生说没事,每个病都有独特的发展规律,正好这暗疮处于应急期,症状看上去加重了,但正在好转。我无言以对。

夜晚,我又一次来到了老地方,开始下载电影。忽然,我想到就是不明液体落在右小腿上,后来才出现现在的伤口。是不是因为我的经常蹭网,引得这家人心生不满?

我起身看着一楼二楼通明的灯,想着好不容易这家人现在还没睡,平常灯早关了,决定去拜访一下这家人,虽然不认识。我站在门外许久,不敢进去。不仅仅是因为反常的情况,还因为我拙笨的口舌,进去怎么说呢?

“呼啦”一声大门无风而开,仿佛是在欢迎我的到来。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没有大门突然关上,也没有通明的灯突然熄灭,没有异常情况。我稍稍放下心来,继续前行。我看清其实这地方挺大的,分北边的楼房,就是从外面看到的楼房;还有南面的平房,看来应该是做粉条的地方。

我敲了敲门,又喊了喊,没有反应。我试着推了一下,门开了,我想着来都来了,就走了进去。一楼没人,平常人家的装饰,就是灯光有些昏黄,明明从外面看如此透亮。灯光闪了一下,空气中顿时弥漫着窒息的感觉,让人透不过气来。我仿佛看着灯管在贪婪着呼吸着空气,椅子、桌子、甚至茶杯无不是。我闭上了眼,想到看到的鬼片中讲到看到的恐怖场景其实大部分是自己的幻觉,磁场影响了大脑而已,便睁开了眼睛。果然,一切如常,有一颗冷静的心比什么都重要。

开始登楼,楼梯间的距离极近,我生怕滚了下去,还好没有。二楼一眼望去也没有人,但各个房间有没有人我就不知道了。

忽然门朝东的房间开了,我连忙躲进门朝西的房间。躲进这个房间后我才想到,我为什么要躲?许久,我才听关门声。一个人恶狠狠的说话道:“把他炖了,现在就炖,实在等不及了!”然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显是朝我躲的房间来的。我看到了一个柜子,就钻了进去。进去的瞬间我感到了落空感,好像这是一个无底洞,我正坠落。好在还是有底,我重重地落在地上,下肢疼痛。环顾四周,这不是一楼吗?我一瘸一拐想出去时,感觉到异动,便藏身于门后。我露头去看时,原来楼层之间有根跳钢管舞用的钢管,那个人边滑边说:“炖粉条,我爱吃。”

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是误会,但细细想来还是有点问题。明明有人,为什么我喊时没有回答?为什么钢管安装于柜子底下?为什么这个人看起来那么诡异,手里拿的哪像是粉条?

我不管三七,走为上策。好不容易我逃出大门,回头一望,灯全灭,院内没有任何动静,仿佛刚才我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虚幻。我不再回头,直往家走。

也许医生的话是真的,我的右小腿渐渐好了起来。但我不愿再想可能有关的那家人那家网。

从此,我再也没有蹭陌生人的网。

科研院所电子产品与危禁品安检门海南地区生产厂家

大理石进口清关德国石材进口清关清关流程

环卫扫路车在哪里买销售报价

德州配电工程CGCT玻璃钢管&

江西大功率液压注浆泵型号规格高压防水注浆机

长治市政园林HDPE渗水管中标厂家

程力3方路面道路清扫车批发价

河北弱电入地PE硅芯管性能参数

百级净化车间公司肇庆净化无尘车间工程厂家

石斛苗那个品种好正宗霍山米斛苗供应商获取报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