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4G牌照发放的遗憾与期待

发布时间:2020-06-29 16:52:13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作者按:下面这篇文章是前天刊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个专栏文章,由于可理解的原因,很多话没有说透,但在网上可以多说一点。对4G,产业一定是期待的,因为这意味着订单,意味着投资,但对老百姓来说,我其实是没什么期待的,因为资费、信号覆盖、带号转网、实际网速等在短期内都不可期待。通过牌照发放干预电信业发展方向,3G时代已经吃过一次亏,中移动的TD网络不就烂尾了吗(谁负责)?但这次又只是发放了TDD牌照。选择了一条全球少有的独特路线。现在有些报道说TDD是中国标准TD-SCDMA的后续演进技术,运营商在命名上也刻意把LTE-TDD在国内的称呼改为TD-LTE,但TD-LTE(LTE-TDD的中国式名称)跟TD-SCDMA虽然都有TD俩字母,两者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TD标准我从它出生时候就开始关注,当时根本没人提到未来如何向4G演进的问题,等到开始考虑4G了,却发现国外实验网都建成了,TD在4G上的技术成果少得可怜,由于专利的复用比例则微乎其微,除了都是基于时分双工技术原理,TD-SCDMA和LTE-TDD几乎再无关联,也不具备直接升级到4G的可能。当初为了全力推TD,中国的3G时代到来比全世界晚了很多年,因此也拖累大4G时代的到来,但自主知识产权的TD给中国留下了什么?不还是一样要面对高通的专利森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当初工信部把TD网络硬塞给了中移动,运营商什么时候能够自己根据市场需求决定采取什么网络呢?TD-LTE和FDD-LTE两种标准各有千秋,前者的优势是节省频谱资源,后者速度快,覆盖广,但在中国这么大国土上,TD-LTE因为需要建更多基站,投资成本比FDD更高。很多人期待的理想电信市场是全国同建一张TDD网络,这样即避免了重复建设,又能以市场的规模优势来发展“中国标准”......但这样的代价是,万一走错了路,再回头代价就太大了。最后,经常很好奇,在肉食者们决策电信业未来发展格局和方向的时候,消费者的利益到底能占到多少比例?上周,工信部宣布,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颁发“LTE/第四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TD-LTE)”经营许可,这意味着,扰动电信业年余的靴子终于落地,中国正式宣布进入4G时代。在发布当天,不少新闻媒体闹了个乌龙,纷纷提前报道工信部这次颁发的是五张牌照,即除了三张TD-LTE牌照之外,还颁发给联通和电信两张FDD-LTE牌照。但真正结果出来,却发现只有三张TD牌照。工信部称考虑到LTE技术发展和产业成熟度等多种因素,此次只向三家运营商颁发了TD-LTE牌照,至于LTEFDD牌照,则要等到“条件成熟后发放”。只发放三张TD-LTE牌照,这使电信业内很多人感到遗憾,因为这为未来三大运营商利益的平衡以及电信业的竞争格局制造了不确定性。目前世界上商用的主流4G标准根据技术不同分为TD-LTE和FDD-LTE两种,前者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主要参与推动,后者则是欧美主导,两种标准从技术上各有千秋,但在实际商用中,在世界范围内,采用FDD-LTE标准建网的运营商居大多数,其中包括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也倾向于采用TD-LTE和LTE-FDD的融合组网方式(以后者为主),这次只发布TD-LTE牌照,中移动拿到130M的频谱资源,联通和电信则只各拿了40M,在客观上等于延缓了中联通、中电信迈向4G的步伐。在3G时代之前,中国移动一度占有超过80%的移动通讯市场份额,但2008年颁发3G牌照,作为一种不对称管制的结果,中国移动分得一张不给力的TD-SCDMA网络牌照,中移动由此对发展3G网络基本丧失斗志,再加上其它一系列平衡性的政策,使中联通、中电信在3G时代取得快速发展,动摇了移动的垄断地位。在过去三年,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两家运营商数据业务的复合增长率达到68%和41%。这次三张TD-LTE牌照的单独发放,很可能会使竞争格局又重返2G时代。因为利益所限,三大运营商在对待4G问题上态度迥异,中移动由于在3G时期没有大规模投入,因此对4G格外积极,在建设上已经提前抢跑。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背负了较沉重的包袱,它们已经在3G时代大量投入建设,短短四五年就再次为4G投资,成本上肯定是不划算的,尤其是中国电信,由于无法平滑升级到4G网络,制式演进会投入更大的成本。中国移动的竞争对手选择FDD-LTE路线演进4G,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外大部分运营商都采用FDD-LTE网络提供4G服务,更容易跟全球接轨,更方便的保证全球4G漫游;二是演进成本更低。由于制定FDD-LTE的公司就是原来制定WCDMA的电信巨头,在FDD-LTE完全提交为成熟方案时,已充分考虑了WCDMA的升级,联通在设备引入上也明确了升级空间,大多数新建基站只需要添加一块主板或是更新软件,即可顺利完成升级。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FDD-LTE牌照发放的基础上,如果只拿到一张TD-LTE牌照,中联通肯定不会大笔投入建设TD-LTE网络,而是采取等待。但愿等待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在3G时期,数亿消费者就吃够了运营商消极等待的亏。因为对指婚的TD-SCDMA没有信心,中移动为了跨越3G,直奔4G,就一直在等待,这使得全世界都3G、4G了,中移动的大部分网络却长期处于2G、2.5G,迫使千百万用户不得不手持两三个手机,堪称世界奇观,而很多基于3G带宽的移动互联创业者,也因为等待而失去商机。在4G商用初期,还会出现一种网速断崖奇观:由于4G网络覆盖不完善,TD-SCDMA网络也未完全建设,用户在漫游到某一地点,可能会从4G直接坠落到2G网络,而出现网速断崖的情况。3G时代的教训与遗憾一定不能在4G时代重演。在3G时代,出于种种原因,三大运营商各建一张网,标准各不相同,各自投资都很巨大,在中国培育出一个全世界最复杂的电信市场。由于运营商各怀心思,且资源被大量消耗在重复建设上,用户的使用体验甚至还不如2G时代。这样的结局,即便是实现了知识产权自有,动摇了垄断,消费者付出的代价还是太大了。这些教训,都应该在4G网络建设以及相关政策出台的过程中被消化总结,以避免重蹈覆辙。毕竟,中国有超过10亿用户,已几与人口相当,保证他们的利益,才是国家的最大利益。信海光微天下(微信搜索加关注)

现代金控金大宝

金付通pos

金付通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