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女律师为嫁杀人犯抛夫弃子前夫系知名律师

发布时间:2020-03-20 13:36:58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辩护律师罗莎莉竟然与杀人犯奥斯卡日久生情

1995年,美国已婚律师罗莎莉·马丁内斯在佛罗里达州替一名连环性侵杀人犯担任辩护律师。没有想到,两人经过多次相处、讨论案情后,竟双双坠入爱河。

最后,罗莎莉不惜和当地知名的律师丈夫离婚,还放弃四名孩子的监护权,也要与这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结婚。至今,两人的婚姻已经维持了19年,罗莎莉仍然对监狱中的丈夫不离不弃,并且坚持要为他洗刷罪名……

当罗莎莉·马丁内斯第一次看见奥斯卡·雷·博林,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擦出这样的火花——1995年2月3日,罗莎莉进入监狱拘留室与奥斯卡见面,“我觉得我看到了汉尼拔,”罗莎莉说。

由于对三名年轻女性被强奸、谋杀等多起案件认罪,奥斯卡被认为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一个能言善道的骗子以及一个对警察人身安全有威胁的危险人物,所以当罗莎莉进入拘留室与奥斯卡见面时,两名保安特地持枪站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

作为佛罗里达州希尔斯伯勒县的公共辩护律师,罗莎莉这次是被指派为奥斯卡出庭辩护。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辩护不仅持续了19年,还改变了她的一生。

见面

第一次持续五个小时

对于自己和奥斯卡的一见钟情,罗莎莉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第一次和奥斯卡见面时的情景时这样表示,“门打开了,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他的背朝我,然后他转过身来说,你是谁?”“我是来帮你的,”罗莎莉这样回答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是你的天使,我想挽救你的生命。”

“证明给我看,”囚犯回答说。

当时只有36岁的罗莎莉只是一名律师的助手,她负责为奥斯卡的案件提供辩护,也是因为这样的机会,她和奥斯卡有了更多的接触。

奥斯卡出生于1962年,当时是一名卡车司机。然而,他更是一名死刑犯——他被指控在作为卡车司机期间,因为性动机在美国多州省流动作案,并于1986年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强奸并杀死三名年轻女性,她们分别是25岁的娜塔莉·布兰奇·霍利17岁的斯蒂芬恩·柯林斯以及26岁特丽·马修斯。

罗莎莉和奥斯卡的第一次见面持续了五个小时。“我觉得他(奥斯卡)很亲和。在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厕所的狭小监狱囚室里,我能感受到他的那种孤独与绝望,”罗莎莉回忆称,“他的这种无助让我窒息。”

案情

年轻女性被强奸死亡

奥斯卡涉嫌的谋杀案并不复杂——25岁的娜塔莉·布兰奇·霍利17岁的斯蒂芬恩·柯林斯以及26岁特丽·马修斯的尸体被发现丢弃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道路旁边,身上有多处刀伤。

由于奥斯卡是一名卡车司机,同时,奥斯卡也不能证明案发当晚他身处何地,因此警方认为他有着重大作案嫌疑,此外奥斯卡还涉嫌在俄亥俄州和得克萨斯州有过凶杀行为——奥斯卡的前妻在1992年死于糖尿病,警方认为奥斯卡是通过喂食谋杀了前妻。

经过多次审讯,奥斯卡承认有用枪恐吓其中一名被害人,并且性侵得逞,但他坚称自己没有杀人。1991年,奥斯卡还是因为强奸以及谋杀罪名被判处死刑。虽然这次判罚后来被推翻,但又在1999年被再次判处死刑,之后又再次被推翻,直到2005年被指控二级谋杀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屡次定案又屡次被推翻,这一切都是因为罗莎莉的存在。多年以来,她坚信奥斯卡是清白的,不断搜寻证据力图还他一个清白,“我一秒钟都没有想过,他是这三起谋杀案的凶手。”

生情

离婚两周后火速结婚

为了证明奥斯卡无罪,罗莎莉每天花费几个小时和奥斯卡在他的牢房中共处,几乎忽略了她的家人。期间她还花费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访问了奥斯卡的家乡波特兰,甚至沿着他的足迹,辗转肯塔基州,俄亥俄和田纳西州。

其实,辩护律师只是罗莎莉的一个身份,更让外界好奇的是,她还是奥斯卡的妻子——在和奥斯卡讨论案情的同时,两人的关系急剧升温,甚至还有狱警透露说,曾经看过两人在牢房里发生性行为。

该事件曝光后,罗莎莉被迫辞掉辩护律师的工作,而这还造成家庭失和。1996年8月25日,就在律师丈夫提出离婚申请的两周后,罗莎莉就同意离婚,并放弃了所有孩子的监护权。

更让人吃惊的是,就在同年10月,她与奥斯卡透过电话结婚——在牧师的见证下,罗莎莉在她位于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的公寓中,穿着婚纱站在奥斯卡的照片旁边,通过免提电话与奥斯卡交换结婚誓言,而奥斯卡则身在监狱。

离婚

丈夫是当地知名律师

罗莎莉的离婚举动当时震惊了弗罗里达州坦帕市当地的上层富裕社会——罗莎莉当时的丈夫辩护律师维克多·马丁内斯,是当地最有声望和最杰出的家庭中的后代,人们想不通,罗莎莉为什么能抛弃这样美满的生活,与一个死刑犯结婚?

据悉,维克多的父亲是当地社区卫生中心的心血管外科医生,在当地有着极高的知名度,而维克多的家族还是坦帕市最早的说西班牙语的移民,因此多次成为当地报纸的头条人物。

1979年,罗莎莉和维克多结婚时,在坦帕当地举行了奢华的婚礼,超过1000名客人前来庆祝,当时罗莎莉只有19岁,而维克多大她两岁。婚后,他们住在坦帕东部的别墅中,罗莎莉的衣柜不乏名牌服装、昂贵的珠宝。他们还有四个孩子,从六岁到十四岁不等,可以说,他们拥有令外人羡慕的生活。

然而罗莎莉却决然与维克多离婚。她甚至没有请律师,只希望从房子、所有的家具和她的珠宝的出售所得中,每个月拿走2000美元的生活费,同时只希望拥有四个孩子的探视权。

经历

出生在严厉宗教家庭

其实,罗莎莉对离婚并不后悔。

在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时,罗莎莉说,自己出生在一个严厉的家庭,他的父亲乔是一个勤劳的机械师,开了一个加油站,后来成为一个石油公司高管。而母亲玛格丽塔出生在西班牙,是一个裁缝。

“我出生在一家意大利后裔的家庭里,接受的是宗教教育。”她的父母禁止她放学后带朋友到家里玩,更别说谈恋爱。直到15岁时,她在校际篮球比赛中,遇到了来自另外一所学校的维克多,从而一见钟情。

他们婚后的生活并不辛苦。当时维克多还在法学院就读,罗莎莉并不需要出去工作,只需要完成妻子和准妈妈的角色。但是这样的生活,也许并不是罗莎莉想要的。

她说,在十几年的婚姻中,她从来没有独自去购物,没有选择自己的朋友,也从来没有邀请参与家庭决策,她也没有自己名字的信用卡。维克多甚至给她挑好了衣服和首饰,“我会穿着他喜欢的方式,”她叹了口气。

牺牲

用结婚来吸引注意力

罗莎莉告诉媒体,她和奥斯卡的婚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实这也是“她做出巨大的牺牲”,因为她希望用这种方式吸引足够的注意力,为奥斯卡争取更公正的判罚。

尽管奥斯卡每天要在囚室里待上23小时,但是罗莎莉说,他是个好丈夫,“我不能指望他为汽车加油,或者在家里做一些家务活,甚至一起去看电影,这些都不现实,但是他总能给我带来感情上的愉悦。他会倾听,他会在那里百分之百地全神贯注,这些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更为重要的是,奥斯卡几乎每天都会写信给罗莎莉,罗莎莉也一直将这些信件收藏好,“我不能忍受将这些信件扔掉,我认为,爱情的艺术就在这些卡片里。”

对于奥斯卡,助理检察官迈克尔·哈尔卡提斯表示,“这家伙虽然是一个连环杀手,但是却能让女人着迷。他说话轻声细语,看起来也不错,这都是他吸引女人的法宝。”

未来

举行两场重要听证会

如今,罗莎莉每周可以和被关在佛罗里达州立监狱里的奥斯卡见面两次,“我发现非常有趣,人们对我们是否有亲密行为感兴趣,”罗莎莉说,“这不是其他人应该了解的,你知道,这也是我们的关系的一部分。”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作为私家侦探的罗莎莉,每次和奥斯卡见面时,都会讨论下一步会如何应付。“他(奥斯卡)认罪并承担责任,”她说,“但是我更相信他,因为我非常了解他——他总是声称自己是无辜的。”

“我是一个非常容易愤怒的人,不过在现在,我会做出相同的事情么?我想我不会,从那以后,我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奥斯卡对于自己的过去这样表示。此外,罗莎莉和奥斯卡指责警方调查人员将他推向死刑——比如在奥斯卡前妻死亡案的审判中,检方选取的证人是奥斯卡的同父异母弟弟菲利普,罗莎莉认为,菲利普在警方的“诱导”下作证。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奥斯卡将有两个新的听证会:另一个连环杀手认领奥斯卡涉及的三起谋杀案中的一起;还有一个听证会是关于一个涉及丑闻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是否对奥斯卡的认罪产生影响。

“他并不属于这里,我只是希望人们知道,那些无辜的人正在遭受错误的对待,”罗莎莉说,“我并不知道我的故事会如何收尾,如今,我更希望结束这一切。”

邦妮和克莱德症

对罪犯一见钟情其实是一种病

据报道称,最近几年,世界许多地方都曝出普通人爱上囚犯的新闻,这就导致了一个“怪现象”:许多恶行累累的杀人犯,却在进监狱后做了新郎。这些被判刑的杀人犯所吸引,有的甚至嫁给了罪犯的女性,她们痴迷于实施恶意犯罪的人们,对罪犯们超级崇拜,并由此获得兴奋感,医学上把这种行为称为“邦妮和克莱德症”。

据悉,“邦妮和克莱德症”通俗称为“坏男孩控”,得名于电影《雌雄大盗》。坎氏精神病学词典中定义,“坏男孩控”指痴迷于实施恶行的罪犯,对其崇拜并由此获得性刺激,主要可分为被动型坏男孩控和主动型坏男孩控两类。实际上,对于这些坏男孩控们,许多在童年会有被暴力父亲虐待过的经历,所以长大后很容易被暴力男人所吸引。

被动型坏男孩控:

拯救他人的救世主情结

这一型的女孩更多地是想改变重刑犯,或为其备受谴责的行为开脱,他们大多坚信自己有改变像连环杀人犯那样残忍的人的能力,沉浸于自己的拯救幻想与救世主情结中。

心理学家埃林·安伦的《在爱情上高度敏感的人》的书中说道:有些女性潜意识里潜藏着与囚犯吻合或相似的经历和问题,因此她们对囚犯产生了特别的同情,同时与囚犯简历中可以预测的关系感到心安,致力于接近与改变这些杀人犯会让她们的需要得到满足。

主动型坏男孩控:

“美女与野兽”的情结

这一型的女孩们追求危险,希望与“野兽”为伍,享受危险给她带来的刺激感,甚至会骄傲地认为这是一次展示勇气的机会,可以和所爱的人一起“对抗世界”。她们或多或少有着一些受虐倾向,这些危险人物会给她们带来更大的性吸引力。

松弛试验机

粗糙度仪直销供应商

橡胶行业测试设备供应厂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