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码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编码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南站入地地铁漕宝路站却更堵了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16:31 阅读: 来源:编码器厂家

上海:南站入地 地铁漕宝路站却更堵了

“入地”后第一个工作日1号线漕宝路站滞留数百乘客,专家指出地面公交未作调整是主因 “请大家往后,站在金属安全线后面。”昨天早上8时,地铁一号线漕宝路站上,几名身着红马甲的志愿者不断地用小喇叭提醒着乘客,车站的广播也重复着同样的内容,但每个候车区内挤着近20名乘客仍让管理人员有些力不从心。随着12月4日一号线上海南站站全面入地运营后,漕宝路站日益成为一号线早高峰最拥堵的车站。 漕宝路站本来就堵 昨天是上海南站站全面入地运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拥堵的现象从早上7时30分开始出现。8时左右,漕宝路站站台上候车的乘客已经接近五六百人,集中在开往上海火车站的上行线列车一侧。 一班列车即将进站时,尽管志愿者和站务员忙不迭地呼喊着“先下后上”,但乘客还是全部挤到尚末停稳的列车面前。车门刚一打开,大家就使劲地往里挤,导致下车的乘客要费很大劲才能从人群中挤出来,甚至有一名女乘客被绊倒在地。 由于车厢内十分拥挤,每个候车区能挤上车的只有最前面的四五名乘客,车门在蜂鸣声中几次开合才能关上。一班列车离站的时候,滞留在站台上的乘客仍有三四百人。 同一时段,记者在邻近的上海体育馆站和上海南站站看到,虽然乘客要挤上车仍然十分吃力,但基本一班列车开过,每扇车门前滞留的乘客最多一两个人。 对出现在漕宝路站的拥堵现象,地铁运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早高峰时段,一号线从锦江乐园站到徐家汇站是整条线路最拥堵的区段。“从莘庄站开始,上车乘客的数量就大大超过下车的乘客,到漕宝路站就累积到一个节点。” 南站入地加剧拥堵 最近一个月陆续完成的一号线上海南站站入地运营也使漕宝路站的拥堵进一步加剧。乘客吴小姐告诉记者,她平时乘坐50路到上海南站站乘坐地铁,但现在宁愿多坐两站公交车到漕宝站。“南站现在是一个工地,而且下车以后要走的路也长。” 据了解,像她这样的乘客不在少数,地铁南站是整个铁路南站交通配套设施中最早启用的,周边公交等设施的配套都没有跟上。由于地铁站门口没有公交车,大部分乘客需要从地道绕过原来的上海南站地面车站,再走上四五百米。很快老南站的地面车站及轨道等设施也将开始施工拆除,将进一步影响车站周边环境。 专家:改造不全造成拥堵 同济大学副校长、城市交通专家杨东援表示,这种情况的发生可能是因为整个改造并没有完全到位所致。 “比如,在地铁站从地上转入地下后,该地的公交布局却没有进行调整,导致市民从公交转入地铁很不方便。”他说,上海南站改造不是一个简单的上行线入地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公交线的调整、明珠线即将进行的改造、以及磁悬浮未来的走向等问题,非常复杂。 但他同时相信,这些问题都被反映出来以后,有关部门一定会及时采取相应的对策来改善现状。 地铁公司:加发列车加紧排堵 “漕宝路站是一号线中站台面积最小的站点。”站台工作人员建议乘客到上海南站站乘坐列车。对此不少乘客表示希望改善公交等配套设施,为他们到南站乘坐地铁提供方便。 地铁运营公司表示,目前正在采取一些措施缓解拥堵状况,如高峰时段增派工作人员管理秩序,并加发自锦江乐园站始发的列车。记者注意到,昨天8点34分,就有这样一班较空的列车让站台上滞留的三四百名乘客终于乘上了地铁。 现场一南北高架西侧北京路上匝道 昨晨6时45分,南北高架西侧北京路上匝道过往车辆秩序井然,在高架上匝道入口处,两名交警正在竖起封路的指示标志。 此时,高架上也有两名交警在指挥车辆。据了解,为了高架这次的封路行动,仅北京路上匝道就增添3名警力。除了多配备警力外,高架上还沿路设置多处路障。 7时至8时之间,车辆在交警的指挥下有序行驶,并未造成过分拥堵。 路面交警告诉记者,和往常相比,路面交通的情况虽比往常忙一些,但总体情况还可以。 高架支队三大队的一位陈姓交警告诉记者,石门路高架平时就比较堵,主要因为除了跑长距离的车,如往虹桥机场的车辆外,很多短距离的车辆也动辄就上高架,所以造成了高峰时段高架上不必要的拥堵,而这些时候路面交通往往又没有被充分利用,因此将北京路入口处封掉一半,即通往卢浦大桥方向的这个匝道口被封,通往威海路方向的车道还是保持畅通。 路面措施:交巡警高峰占点时段延长,由上午10时延长至11时结束,同样配备高峰时段的警力以保障道路畅通。 陈姓交警还告诉记者,如果首日实施的封闭造成了路面交通拥堵的话,交管部门也有应对措施。如果出现过分拥堵,会立即开放已关闭的匝道。可现在一切正常,看来没有必要采取这一应急措施了。 市民声音: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里平时就堵,今天还要堵。好好的怎么把高架匝道给封了?”看来有些司机并不知道今天开始实施的时间性匝道封闭。 记者还看到一些想上高架却被交警指挥行至路面的车辆,问及这些司机,他们有些表示并不知道今天开始封匝道,有些表示看到过交管部门的宣传通知。但他们同时表示对此也无所谓。 现场二南北高架东侧威海路上匝道 昨天下午5时不到,南北高架威海路入口处,车辆只能从东侧的一条道路上去。 5点半一过,车辆明显增多,民警将原先西侧道路上的禁行牌子移开,使车辆可以从2条车道上匝道。 5时45分,记者顺着匝道走上高架,尽管匝道上面的车辆排起了队,但由于进入主车道一侧已封闭,在高架主车道上行驶的车辆比以往畅通了许多。据记者目测,车速大约在每小时40公里左右。而威海路上匝道的车辆已排到了威海路路口,地面道路上还不时有车辆想进入匝道。 由于威海路路口有5条机动车道,平常晚高峰时的车流量很大,每小时有二三千辆,现在只能从北京路下匝道下去,再加上从高架主车道下去的车辆,北京路下匝道的车辆骤然增多,但在民警的指挥下,一切还是井然有序。 路面措施:民警告诉记者,尽管车辆不能进入主车道,但可以从匝道上去,从北京路匝道下来,也就是说车辆可以通过上、下匝道“搭桥”通过,避开南京路这个路口,也可以减轻南北高架地面道路南京路路口的交通压力。 市民声音:5时以后,车辆逐渐多起来。记者随机询问了一些驾驶员,有大约50%的司机并不知道晚高峰不能进入高架主车道的规定。附近一家超市的营业员告诉记者,这个入口每天晚上都很堵,基本上排队要排到威海路的路口,估计有200米。而地面道路在5点至5点半的半个小时里,车流量与平时相差无几,为600多辆。 现场三延安高架娄山关路上匝道 昨晨7时,该处上匝道的禁行红灯亮起,匝道口也放置了3个禁行路障。 禁行后,很多车辆主动地在匝道前的路面上变换车道。 7时22分,一辆寅P12086的小型面包车闯入了记者的视线,想通过娄山关路匝道上高架,但现场民警立即通过手势告知它从下面开。 7时52分,8时03分……经统计一直到上午的9时30分,先后有5辆车直接开到匝道口,有说自己不走高架不认识路的,有说赶着上班的,希望民警通融一下,执勤民警都对其进行了制止,还给开车的人指了路。 而从7时30分开始,随着上班高峰的来临,虹桥路上的车流逐渐增多,但一直到9时30分,记者看到路面的车流并未发生拥堵。 路面措施:一位民警告诉记者:“事实上该路段地面的通行能力并未被完全开发,现在实行这一措施可以分流上高架的车流。而且这一匝道口不象虹许路上匝道,如果要上内环高架还可往前开,经新华路上,因此其封闭不会对市民的通行造成大困难。” 市民声音:出租车司机康明告诉记者,他并不知道这个匝道7点关闭。 驾驶沪A67923的车主查建民向记者表示,他每天上班都经过这里,之前已经通过电视知道要开始进行封闭。“现在市政府在大力搞排堵保畅,作为驾驶员我一定会配合的。” 另一名车号为沪DH5243的卢先生则觉得封闭时间太长,他认为从7点半到8点半,封一小时就够了。 查阅:已获批28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线路规划详解图(更新中)查阅:2012年全国各省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概览(更新中)查阅:城市轨道交通中标企业

裸体美女照片

美女人体写真

性感旗袍美女

相关阅读